二手手机号调查:注册APP账号受阻运营商称无解

二手手机号又称重启手机号,是指曾经出售给用户使用,用户销号后,运营商回收再投入市场的号码。

买到这样号码的用户近来比较烦,据媒体报道,这样的号码除了不能注册一些APP账号,还存在潜在风险,被发骚扰短信等。

而且原机主也存潜在风险,新机主可能通过手机验证码直接登录原机主部分APP账号,并可以查看其账号基本信息,包括个人绑定的身份证号、银行卡等敏感信息。

据《工人日报》报道,今年4月,河南省洛阳市中院发布的一起案例称,被告人刘某发现新买的手机号注册有订餐平台账号,且绑定了银行卡,只需输入手机验证码即可支付。刘某多次偷用该平台账户消费,致使殷女士银行卡中累计损失4700余元。

记者联系了三大运营商。据运营商描述,很多用户将手机号注册为APP账号,但在手机销号前并没有解绑相关服务或注销APP账号,根据很多企业一个手机号注册一个用户的原则,新手机用户拿到该号后,就无法再注册该APP账号,或能通过短信验证码方式直接登录原机主账号。

记者注意到,除了原手机号机主忘记解绑或注销APP账号外,一个主要原因是很多APP根本就无法注销账号。近来,记者调查发现,很多APP不提供账号注销服务,即便由注销服务,用户注销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当然,很多APP账号虽然无法注销,但提供更换绑定手机号的服务。最近,更换手机号的小微(化名)告诉记者,“更换绑定手机号的逻辑很‘奇怪’,以微博为例,更换绑定要先输入原手机号的短信验证码,但很多情况下是换了手机号才去更换绑定,没有原手机号,去哪找验证码?”

出现这种情况有办法解决吗?电信运营商普遍反映,其主要问题在于原手机号用户没有注销或解绑相关应用,而这个运营商没有办法解决。

电信运营商还表示,这种情况,用户需与第三方企业沟通处理,处置过程中如遇任何问题,将给予必要协助。

运营商称,电话号码从销号到再投入市场时,保持了一段间隔时间,少则3个月,多则1年,但这仍有可能给用户带来使用不便。

为什么号码要重复利用呢,全发售新号不就好了吗?据了解,电话号码资源有限,而移动电话用户数又非常庞大,增长还很快。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三大运营商移动电线亿户。

这么大的用户基数,不难想象,号码资源是多么宝贵。工信部官网显示,今年以来,面向公众的公众移动通信网网号才批了一个,即165开头号段。

用户规避风险的一个方法就是尽量不要买到重启号码。但记者在三大运营商官网查看,除了中国移动标注提醒“所售号码为重启号码”外,其他两家运营商均无标注,也就是说,消费者很难判定自己购买的号码是否为重启号码。

小薇告诉记者,她的做法是换号后清空一些APP账户,不再使用。“不过原来注册的APP账号太多了,我都不记得注册过哪些,只能就这样了。”小薇无奈地说。

这样的重启手机号有多少呢?买到的几率大吗?记者分别咨询了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称 “目前所售号码均为重启号码”;中国电信称“新号和重启号码配比是企业内部信息,不方便透露”;中国联通称,哪些是新号需具体购号时咨询当地营业厅。

有运营商内部人士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现在除了198开头的那种‘怪号’,新号基本很少。”记者注意到,去年199、198、166开头的号段均有发售,这些号段买到新号的可能性非常大。

另外,工信部发布的《电信网码号资源使用证书》颁发结果公示(2018年第1批)显示,中国移动又拿到了165开头的号码,具体发售时间待定,有需求用户可关注,绝对新号。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号码或并不多,以去年发售的166号段为例,全国发售仅百万个。另外,这些号段使用起来也并不便宜,新号段199号段最低月套餐要99元,198号段最低月套餐要138元。(完)

便民网约车 别成烦心事仇立权绘 核心阅读 网约车的迅速发展,缓解了城市交通痛点,为人们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然而随着网约车市场日渐扩大,问题随之产生:平台低价竞争,服务却在缩水;号称提升用户体验,维权却石沉大海……面对这些陷阱和纠纷,消费者该怎…【详细】

一些智能家电不便利 使用不时出现“智障”状态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智能家电逐渐走俏。然而,《工人日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一些智能化产品使用的时候并没有为人们带来便利。 “五一”前,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秦晨买了一个智能台灯。这款台灯具有白天、晚上、阅读、儿童四种不同场景的灯光护眼模…【详细】

虚火过后一地鸡毛 无人货架模式待考近日,果小美陷入全国陷入停运风波中,同时,曾被投资人看好的“无人货架”也遭遇“生死劫”。 根据媒体报道,果小美自今年4月份起就已在全国范围内下发停运通知,同时计划裁员2000多人。目前,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多地业务已停滞,并…【详细】

快递新规实施多日 曾经的“老问题”解决了吗?新出台的《快递暂行条例》已经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在新规施行后,“最后一公里”配送、快递实名制、隐私泄露等曾经困扰民众的“老问题”如今解决了么?中新网记者日前对此进行了调查。 资料图:北京市某小区外的快递柜上张贴提示…【详细】

广东公务员考试

网络 APP 注册容易,但是在注销时却困难重重,甚至有些App 根本不提供注销功能。对此,你怎么看?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的生活与各种App变得密不可分,人们交给App的信息也越来越多,网络App给人们提供便利的同时,伴随而来的信息泄露风险也日益增加。很多人开始担心“放在App里的信息被窃取了怎么办?能不能删除?”。但实际上,有很大一部分的网络App却并没有提供注销功能,App注销不了的问题因此突显,这种网络 APP 注销难给用户带来了诸多困扰。

之所以出现网络App注销难的问题,究其原因有:一、从企业角度看,表面上是由于企业对用户权利保护意识的缺乏和不重视导致,但背后最主要是出于利益的驱使和考虑。因为对网络 APP 们来讲,用户数量影响着访客统计和估值,这是互联网企业获得融资的一个重要指标,放开注销权等于用户流失风险增大,导致用户注销困难重重;二、从国家层面看,我们的相关法律法规还相对滞后,监管不力,这就给企业留下了漏洞,使其有机可乘。

这种“网络App 注销难”问题有必要引起我们政府的高度重视,一方面,这增加了用户隐私和个人信息被泄露的风险,导致用户对于 APP 产生不信任感;另一方面,这种有损互联网的开放精神的行为,也最终会影响到企业的声誉,不利企业的长远发展。

一、政府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对账号注销等互联网用户信息做出系统性的全方位的法律保护,同时加强对于互联网企业的监管力度,通过监管来督促企业完善注销功能,保障用户权益。

二、提升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要树立兼顾企业利益和用户权益的战略思维。要增强对用户权利保护意识,关注用户需求,提升用户体验,通过正当手段留住客户。

三、要增强用户的维权意识,完善用户的维权渠道,一旦用户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可以顺利维权,倒逼网络 APP 们尽快落实“一键注销”功能的使用。

石坝镇:全面完成“中国社会扶贫网APP”注册工作

全面启动“中国社会扶贫网”上线工作,动员组织建档立卡贫困户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进行注册和需求对接,重点在“教育助学、医疗救助、危房改造、产业发展、转移就业、技能培训、生活必需品”等方面发布需要信息。

在贫困户的配合与帮扶人和各村扶贫专干的努力下,石坝镇“中国社会扶贫APP”注册工作现已全面完成,石坝镇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共计720户,其中15户为7月动态管理新增户无法注册,现已完成705户的贫困户“中国社会扶贫APP”注册;根据上级要求,率先完成每户贫困户需有两名爱心人士帮扶的任务,高效完成1574名爱心人士的注册,超出任务数134名。

石坝镇土地面积大,贫困人口多,贫困户分布广,很多贫困户不会用智能手机,不明白操作流程,帮扶人及扶贫专干顶着酷暑挨户上门为其注册并讲解“中国社会扶贫网APP”的用途。为我们的帮扶人与扶贫专干点赞!

下一步,石坝镇将在动员爱心人士注册和对接帮扶质量方面狠下功夫,把爱精准传导到最需要帮扶的贫困群众。

App甜蜜定制实为美国网站 公司在注册地查无此人

近日,一款名为“甜蜜定制”的社交型App登上了iOS 免费排行榜,位列第四,评分3.3,仅次于抖音、滴滴与拼多多,在社交榜上甚至排名第一。

这是一款来自美国的社交软件,自称“北美及全球同类交友产品中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一款应用。然而,多方信息表明,“甜蜜定制”实为一个打着社交旗号的平台。

App简介中,甜蜜定制的logo为红底白字的“SA”,即美国原名Seeking Arrangement的缩写,功能第一条写着“发现靠近您的成功人士或魅力甜心”,许多用户评论打上了“高端交友”的标签。但将用户留言的排序改为“最新评价”后,留言的重点字眼多为“骗子软件”“”等。

外网搜索“Seeking Arrangement”可以发现,这款App的真身是一家网站,曾被多家西方主流媒体曝光。

据英国BBC在今年3月30日的报道,英国威尔士地区有超200名学生通过该网站寻求包养,以支付学费和生活花销。报道显示,仅英国地区就有7.5万名学生在该平台上寻找合适对象“”与“包养”。

除英国媒体外,纽约时报、CNN、赫芬顿邮报等媒体也均对Seeking Arrangement的“换糖交易”有所报道。

英文中,包养关系里的的富豪叫做 “ sugar daddy ”( 糖爸爸 ),被包养的对象叫 “ sugar baby ”(糖宝贝)。Seeking Arrangement的官方介绍露骨地将糖爸爸和糖宝贝作为卖点,鼓励年轻女性与有钱男性“交换资源”。

平台将用户分为两类,美版的标签分别是“糖爸爸”与“糖宝贝”,中文版对应的标签则变成了“成功人士”与“魅力甜心”,二者最显眼的描述分别为“坚实的经济基础”与“对人生充满幻想“,至于双方的性别则并无限制。平台的角色是为这两类人牵线,并从中收取费用。

用户注册平台时,如果选择“成功人士”的标签,就需要填写资产、年薪等个人信息,其中年收入的最低选项是30万元人民币;而甜心身份需要系统审查通过,若想要免审加入,平台就要收取7天163元、30天499元的会员费用。

Seeking Arrangement创立于2006年,网站创始人Brendon Wade(原名Wey Leed)是一位新加坡华裔,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2014年,他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爱情是穷人的概念”,并大肆宣扬物化女性、年轻女生找人包养的价值观。

Wade 宣称,网站旨在给女性提供“更好的选择”,而Seeking Arrangement平台上却明确表示,糖宝贝需要取悦糖爸爸才能获得物质报酬。

由于这类包养和是基于双方自愿的前提,并且宣扬的是“伴侣”服务,在西方法律体系下无法认定为嫖娼,Seeking Arrangement在国外尚未受到监管制裁,其用户群体日益壮大,目前全球总用户数超过了1000万。

甜蜜定制于2015年进入中国,在近期突然登上了iOS免费排行榜。App开发者信息栏内显示公司是W8 Tech Limited,该公司注册地为香港,中文名为“网发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网发科技在上海还有一家注册登记的子公司“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注册资本8.1万美元,由Wey Kim Long全资持有。

经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公司注册地——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富特东一路某地,实际上是一个仓库;天眼查中显示的公司电话实为假号码,接通之后对方称公司名称并非是“娱发”,而是另一家名为“起源(音译)”的商业咨询公司,从未听说过娱发公司。

界面新闻记者就“甜蜜定制”是否违法一事咨询了相关法务人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涵表示,根据民法总则第八条对于“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的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守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不得损害他人合法权益,该App已经构成违法行为。同时,“甜蜜定制”还违反了刑法、网络安全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法规。

祝涵认为,“甜蜜定制”与世纪佳缘等传统型社交网站不同,并不以婚姻为导向,由于涉及交易,无论是金钱交易还是其他任何动机不纯的交易,这种网络交往都已经不再属于“社交”范畴,而是一种新型卖淫。“甜蜜定制”以网站为依托,实质性的交易行为发生在线下,因此网站的创立者与运营者都涉嫌组织卖淫。

对于具有引起舆情的事件,相关部门的处理速度远比一般事件要迅速。祝涵预测,“甜蜜定制”在数日内就将受到有关部门的监管,并再无上线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