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新疆驻村工作队聊了聊:这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库勒村几名村民正跟工作队员在“民情说事点”棚子下聊村务。

【环球时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范凌志】如果你有在新疆当公务员的朋友,估计常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他们很少在朋友圈发照片,偶尔发一次,很大概率是村头村尾、田间地头的场景。发条信息过去,也常是半夜才回,配上一句:“抱歉啊,我驻村了,刚忙完。”自2014年以来,旨在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驻村”,已成为新疆各级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干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访惠聚”驻村工作进入第六个年头,工作队的生活是怎样的?给当地带来了什么?2月中旬,《环球时报》记者走访阿克苏地区各县,感受驻村工作队带给这片广阔土地的变化。

玉斯屯克阿依库勒村村委会的墙边堆放的小凳子,这是为平时开村民大会准备的。

阿瓦提县是著名的“刀郎人”的故乡,然而以“热烈奔放的刀郎木卡姆”示人的同时,贫困一直是困扰当地的顽疾。位于阿瓦提县的阿依巴格乡玉斯屯克阿依库勒村就是一例,该村有329户(1456人),2017年末全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8户(266人),占全村人口的近1/5,来自阿克苏地区卫建委(红十字会)的6名队员在这里驻村。

2月15日,《环球时报》记者来到该村村委会,这里也是阿克苏地区卫建委驻村工作队的办公地。记者看到,几名村民正跟工作队队员在“民情说事点”棚子下聊村务。棚子旁,两棵白杨树直耸云天,非常显眼。工作队王馨说,这是一株在1949年10月1日栽下、跟共和国同龄的“感恩树”,树上挂有村民装饰的彩绘葫芦,树旁有一台破旧的木车轮,是解放前当地农民的劳动工具,“两样东西对比鲜明,有忆苦思甜的意味”。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库勒村“夏荷兰”农民专业合作社内,女工在包装孜然粉。

“去年刚从别的驻村工作队调来时,村里还没有水泥路,老乡打趣说这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还有人跟我说,王书记,你别想着一年干300件事,你只要把修路这一件事干好了,全村人都服你!”王馨说,队员们有私家车,但大家谁都没再开,“因为修路这最后一公里就要用脚来丈量,摇下车窗跟老乡打招呼远没有走路或骑自行车来得亲近”。最终,一年时间,村里4个村民小组的5.7公里路面全部进行硬化,修成了水泥路。

15日,玉斯屯克阿依库勒村“夏荷兰”农民专业合作社内,工人正在把包装好的产品运出。

14日,在温宿县喀拉萨村驻村工作队,记者看到一本本“群众反映困难和问题”台账。

14日,在温宿县喀拉萨村驻村工作队,一本本“群众反映困难和问题”台账记录着工作队员付出。

喀拉萨村位于城乡结合部,流动人口多、管理难度大。近年来,随着一批民生项目的实施,房屋拆迁补偿、土地承包、民工工资等信访问题呈现高发多发态势。《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每天的晨会,工作队队员都要分别汇报入户走访时了解到的群众困难诉求,统一分类整理登记到《矛盾纠纷登记台账》,明确责任人和解决时限,实行问题解决销号制度,通过“当场解决一批、协调有关部门办结一批、宣传政策当面答复一批、筹集资金化解一批”等方式,使群众诉求得到有效解决。

16日,在乌什县托万克麦盖提村,驻村工作队为推广村民种植木耳,建起了先进的菌棒厂。

16日,托万克麦盖提村的村干部培训班上,村干部们正在努力学习国家通用语言。

“访民情”只是迈出的第一步,如何去极端化,并带领群众脱贫,做到“惠民生”“聚民心”,对阿克苏这样的南疆地区才是最难啃的骨头。以阿依库勒镇为例,这个在维吾尔语中意为“月亮湖”的地方,以前的状况与其美丽的名字大相径庭。“几年前,群众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全镇的所有商店买不到烟酒;防治脊髓灰质炎的糖丸被谣传成会造成妇女不孕不育;政府给贫困家庭申请低保,贫困户却因被宗教极端分子阻止而不敢领取”一位当地干部这样描述。

令人欣喜的是,《环球时报》记者已能感受到积极的变化。走进“夏荷兰”农民专业合作社崭新的调味料车间,几名女工正在娴熟地进行包装工序,孜然和辣椒粉的浓香很容易勾起食欲。合作社负责人艾麦尔莫明在接受采访时开心得合不拢嘴:“去年合作社在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扩大生产规模,现在有22名工人,来自于12个贫困户,每年销售额约150万到200万元。合作社从村民手里收购原料,去年底给贫困户分红8.1万元,再加上他们每月平均2000元的工资,也就是说,在这里工作的村民多了三项收入!”

在阿克苏最西边的乌什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老干部局驻村工作队正在前进镇托万克麦盖提村推动开展各种技能培训。16日,《环球时报》记者被当地一排排崭新商铺所吸引,这些种类繁多的商铺同时也是村民培训学校,内容涵盖驾照、电焊、面点、刺绣等。37岁的阿吉然木艾买提刚烤好一盘西式面点,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她很乐意分享自己的幸福,这份幸福不仅源于自己的月收入从原来的1500元涨到5000元,更来自于两个孩子分别在当地设施最齐全的国家通用语言小学和幼儿园就读。谈到未来,她回答得很干脆:“以后我要教育好孩子,开好店,赚钱!”

为更好地为村民排忧解难,2017年10月,驻村队员在村里建起“365工作站”。《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由村、驻村工作队队长李科琼带头,工作队员和村干部轮流值班,工作站确保每天有1至2人坐班,准确记录村民所求所盼,形成事事建档、办理、反馈、回访工作机制。一年多来,“365工作站”共组织635名村民在本地就业或外出务工,动员30多名村民开设商铺和夜市。

16日,托万克麦盖提村的阿吉然木艾买提刚刚烤好了一盘西式面点。

《环球时报》记者走访期间,不止一次听到工作队队员们自嘲刚驻村时的“惨痛经历”。被蚊虫叮咬、水土不服是“必修课”,“皮肉之苦”容易克服,很多队员最在意的是如何跟村民增进信任,真正做到“吃一锅饭、坐一张床、睡一间屋”,从而激发全村脱贫攻坚的积极性。

对这个问题,李科琼有自己的“窍门”,他认为,单纯的说教行不通,首先要让老乡们看到实效。另外,针对个别贫困户“等靠要”,一定要“以奖代补”,不能搞“普惠制”。“有次来了一批电视机,大约50台,是准备给贫困户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推广种植木耳,谁报名谁才能上台领电视机,结果一些原本以为自己肯定能拿电视机的贫困户傻眼了,纷纷要求种植木耳。”

根据公开信息,从2014年开始,前后5批、约5.6万个驻村工作队遍布新疆各地,5年间,35万人次驻村干部走访群众3.8亿人次。作为其中一员,李科琼认为,自治区党委作出“访惠聚”驻村工作的决策非常正确有效,“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以后,对驻村工作的要求越来越严,标准越来越高,机制也越来越完善。从刚开始的了解情况、反映问题、加强党群干群关系,到后来真正和老百姓一起抓稳定、抓脱贫攻坚、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占领舆论阵地,虽然我们的确很辛苦,但这个工作是必须要做的。因为成效非常显著,从现在老百姓的精神状态就能看出,他们的确跟党和政府的感情是血浓于水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mijobz.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